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 > 生活随笔 > 棉花地里过中秋 美文标题

棉花地里过中秋

时间:2020-04-16 11:02 来源:散文网(jvmeng.com) 作者:聚梦文学网 阅读:

  棉花地里过中秋
 
  中秋节在父辈们的眼中不仅仅是传统的节日,更是全家相聚的重要日子,小时候,我只知道中秋节这一天能吃上好吃的东西,月饼当然是少不了的。
 
  印象最深的还是十几年前过中秋节的情景。那时候,因为家里经济比较拮据,父母为了我和哥哥能顺利完成学业不得不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劳作,在新疆就是种棉花地。已经记不清在棉花地过了几个中秋节了,但过节的情景却怎么也无法忘记。
  中秋节这一天,我们全家人早早去地里拾棉花,为的就是能多拾点儿露水花,压秤啊,其实也占不了多大便宜,一天下来被太阳晒得早就蒸发了,可人的心理就是认为,早上的棉花压秤。到11点多的时候,父亲便骑上他的那辆已经很破的自行车赶往距离15公里的团部,给我们买些好吃的,说是好吃的,无非也就是月饼、肉和一些平时吃不上的蔬菜而已,就算不买这些东西,把自己家的土鸡宰上一只,用土豆焖了来吃,也是极美味的。可为了增添节日的味道,父亲还是去了,我们仍然在地里拾棉花,虽说手上没有停下来,但心早已随父亲飘向了团部,想象着那些美食,便不时地像路口张望。妈妈似乎看出了我和哥哥的心思,便说:“你爸还没拐弯儿呢,别看了,好吃的买来先拿到地里。”听了妈妈的话,我们更加激动了,但爸爸回来至少还得两三个小时,还是先多拾点儿棉花吧,说不定爸爸妈妈一高兴下午就可以回家休息呢。
 
  9月的南疆,太阳似乎格外的刺眼,仿佛垂死之人在做最后的挣扎,要把这土地烧焦似的。很快,太阳就转到我们的头顶了,妈妈好像也没有回家做午饭的打算,只一个劲儿的在那拾棉花,头也不抬一下。估计是饿了吧,我和哥哥像蜗牛般的前行着,袋子里的棉花就像泼了水似得,怎么也不见上长,额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的落到棉田里,有时滴到雪白的棉花上,终于哥哥忍不住发起了牢骚,我也趁机在一边儿添油加醋,总之就是在埋怨爸爸太慢了。这时,妈妈缓缓的的抬头朝路口看了看,说“好吃的回来喽。”果然,之间爸爸推着自行车,后面的架子上拖着一大包东西,两边还吊着两个袋子,前面的靶上也挂着食品袋,我们高兴极了,飞快地跑出棉花地,向爸爸冲去。
 
  爸爸把自行车推到树底下的阴凉处,取下几个食品袋提到地里,又叫我拿个装棉花的白布袋子铺到平坦的地方,爸爸把东西一一取出来摆上,说:“小豺狼们,开吃吧。”我和哥哥看着塑料袋里的东西,激动地早已忘记埋怨爸爸太慢了,烤鸭、月饼、居然还有凉皮,真是出乎我们的预料,这比过年还丰盛呢。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是能吃的,我和哥哥便迫不及待的下手了,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当我们我们打着饱嗝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时,心里有多满足一看我们的表情便知道了。
 
  填饱了肚子的我们精神焕发,觉得太阳也没有先前那般炙热,一朵朵棉花仿佛在冲我们微笑,总之看什么都觉得顺眼,但还是不想去地里拾棉花。爸爸妈妈吃完饭便下地又开始拾棉花了,也没有要休息的意思,四周看看,发现别人家地里都没人,估计是过节休息了吧,这时候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爸爸妈妈宣布回家休息,不过估计是没戏了。虽说不能回家回家休息,但我们心里却非常的开心,就为一顿好吃的便能满足我们幼小的心。
 
  现在回想起来,即便是在棉花地里过中秋节,也是美好的,至少一家人能团聚在一起,而如今,想和家人一起吃顿饭都觉得很难办到,但愿我辛劳一辈子的父母在晚年能够健健康康,又是一个中秋佳节之际,远在新疆的女儿只能对着元月默默的祝福你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